分類: 百川·智匯

東方紅資產管理董事長陳光明:價值投資在中國行得通

(轉自@東方研究,本文根據東方紅資產管理董事長陳光明先生5月16日在2017年東方證券年度策略會上主題演講整理)    大家上午好!東方證券研究所讓我來講講價值投資,我內心的感覺是誠惶誠恐的,為什么這么說呢?一方面,我們在中國資本市場的投資實踐只有十幾年,時間應該說還是偏短的;另一方面,我們是買方,一直奉行少說多做的原則。   感謝研究所給我這樣一個機會,與大家分享十幾年來對價值投資的思考。我講的主要內容包括以下幾部分,一是價值投資是否有效,二是價值投資有效的原因,三是價值投資如何才能有效,以及未來展望。   ...

上市公司的“命”、“運”和“風水”

上市公司的“命”、“運”和“風水” 8年前初識段永平,請教他的第一個問題就是:和巴菲特吃午餐,最想得到巴菲特對什么問題的答案?他說自己的問題是:投資一個公司,什么最重要?   阿段轉述了巴菲特一直強調的一個詞組:business model。   5年前我又請教段永平,商業模式指的是什么?他沉思半晌后說,很難用語言表述,自己去悟吧。我這個沒有做過一天生意的笨人,回去又想了5年。   從“商業模式”這個干癟詞匯的具象化再到重新抽象,我用來分析公司的 ...

急于求成的股民的致命誤區是什么

最近,有個高中同學給我打電話詢問投資問題,當他聽聞我的資金量,說:“你怎么有這么多錢?”2011年年中,我那時剛學會價值投資不久,這個同學會見我,和我討論投資問題,我說價值投資才是科學,才能獲得較為確定的收益,而他則說:“我現在還不富裕,而價值投資的收益率太低,如果我有五六千萬,我就可以靠價值投資獲得較高的收益,即使收益率比較低,但是我現在的資金這么少,靠價值投資要等到猴年馬月才能致富。”當我們見面時,我這個同學由于出身好,父母幫他找了一個央企的好工作,收入比我高,而且他父母還給他買了房子結了婚,而我當時一窮二白,啥都沒有,就連手頭的資金量也遠比他少。但是四年后,他還在原地打轉,而我已經遠比他富裕了 ...

“熊市”是最好的老師,不管你們信不信,反正我信了!

看到這個標題,估計很多人想抽我,因為我在他們傷口上(包括我自己)撒了把鹽。 富蘭克林有句名言:“勸服別人時要談利益,不要空講道理”。我在大家利益受損、特別是別人家的股市屢創歷史新高,而自家的還在山腳下時講道理,是不是那種沒事找抽型的?而且人們普遍會討厭帶來壞消息的人,也就是“波斯信使綜合征”。古代波斯人真的會把信使殺掉,而信使唯一的過錯是把真實的壞消息(比如說戰敗)帶回家。也許現在還留在股市的人,都是心理承受能力比較強、克服上面癥狀的人,不會跟我計較。但不管怎么說,我還是那個不受歡迎的人。 現在這個市場我還真不確定是不是熊市,但芒格剛剛在股東大會上說:“中 ...

李國飛的完整投資心法:喬布斯、禪與投資(下)

作者 | 李國飛 來源 | 知乎,已獲授權 原文鏈接:http://dwz.cn/5PPyk2 轉自 | 格上私募圈 接上篇  五、洞察力 洞察力是指洞察事物本質的能力,可能是人最重要的能力之一。喬布斯被公認為極有洞察力的一個人。一個人的成就,與他的洞察力高度相關。有很多觀察的角度,我選兩個角度談談我的認識。 1、直覺力 我把洞察力分為直覺力和邏輯能力,直覺力是指追隨你的內心的指引,不經過邏輯推理而把握本質的能力。我這里把直覺力的范圍作一些限制,指研究本質或者規律這個層面,普通的一些事情,例如決定日常生活 ...

李國飛的完整投資心法:喬布斯、禪與投資(上)

作者 | 李國飛 來源 | 知乎,已獲授權 原文鏈接:http://dwz.cn/5PPyk2 轉自 | 格上私募圈 一、前言 喬布斯是當世最偉大的企業家之一,同時也是一名虔誠的禪宗教徒。他少有慧根,17那年,他遠赴印度尋找圣人尋求精神啟蒙,18歲那年,他開始追隨日本禪師乙川弘文學習曹洞宗的禪法,從此禪深刻影響了他的一生。據喬布斯的前女友布倫南(喬布斯的孩子麗莎的媽媽,和喬布斯一起跟隨乙川弘文學禪多年)的傳記《蘋果的缺口》有大量喬布斯跟隨乙川弘文學禪的細節,她回憶說,乙川弘文對喬布斯非常滿意,曾經對她說:“我的弟子中從來沒有人可以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掌握 ...

一個人的品行在投資當中到底有多重要?

故事一,先放巴菲特年輕時候的故事吧。 巴菲特每年都會發布致股東的信,其所屬公司 Berkshire Hathaway(以下簡稱 BK)的年度財務報告,洋洋灑灑一百四十多頁,里面有不少極有價值的原始信息和充滿睿智的評論。 但每年 5 月份去內布拉斯加參加股東大會的朝拜者,有多少真正理解巴菲特的核心競爭力?有多少人真正理解他的保險公司的架構? InvestGuru 在這里給大家分享對巴菲特的信中,三個看點的解讀,希望能讓你對自己的投資戰略的布局,有所幫助。 第一個看點,是 1967 年 2 月,BK 用 86 ...

為什么取得長期較高的復利會如此艱難

首先要解釋一下什么叫負復利:負復利就是影響復利增長的一些負面因素。 我們做投資就是要追求長期的、持續的、比較適度的復利增長。我們看到下面這幅圖最后一排數據A,如果每年15%的增長持續20年,我們的財富增長大約16倍。 當我在十多年前年輕時做投資的時候,這個復利表也是支撐我做投資的一個基礎。因為雖然這個收益率不是很高,但我們只要堅持下去,這個財富的積累程度是非常可怕的。但是對這個復利的認識,如果僅僅是停留在一個穩定增長、每年增長多少,然后十年二十年增長多少這個程度上,那么對復利的認識是不完整的。 這里我特 ...

投資的本質永遠沒變,關鍵是如何去執行

注:以下摘自作者16年11月到17年4月的新浪微博 公司研究的核心是空間、結構、深度、角度;交易策略的核心是概率、賠率和預期差;投資體系的核心是對象,時機,力度;而投資最本質的核心是價值、安全邊際和復利。這幾個環節是同心圓,越后面的越靠內環。內環決定戰略和原則,外環確定策略和技術;內環是道,外環是術;內環解決了What和Why,外環實現了落地的How;內環不牢靠是悶頭亂撞,外環不扎實是夸夸其談。 市場的高波動不代表高風險,反之市場的平靜也不等于均衡。平靜和激烈放在不同的尺度看完全不一樣,日線的驚濤駭浪可能在月線來看只是個小浪花。均衡與失衡 ...

投資需要什么樣的“聰明”?

   高智商的人比比皆是,股票市場卻總是二八定律。于投資,智商是必要條件,非充分條件。          美國長期資本管理公司領導者的智商,無人能出其右。其“夢幻組合”中,有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、有美國前財政部副部長、有美聯儲前副主席、還有眾多頂級投行的負責人,這些人的智商加在一起足以讓一個國家側目。可正是這樣一個天才管理的公司,過分自信于存在所謂完美無缺的投機程序,在俄羅斯金融風暴中,其電腦自動投資系統面對原本可以忽略不計的小概率事件,錯誤地不斷放大金融衍生產品的運作規模,杠桿比率高達60倍,由此造成巨額虧損,最 ...

價值不是一個名義,也不是一個標簽

最近關于漂亮50、價值投資的話題,突然變得異常熱門。但是在兩年前的今天,如果你有勇氣提起基本面和估值相關的字眼,那就相當于是給自己貼上“盧瑟”的標簽。這真是風水輪流轉! 我們對價值的理解 過去幾年,我最害怕別人問我是什么類型的投資者,是喜歡價值股還是成長股。大多數人潛意識里,會把價值與成長對立起來。很多人會覺得,如果你是成長股投資者,你就一定會買樂視網、東方財富之類的公司;如果你是價值投資者,你就一定要買貴州茅臺、格力電器之類的公司。要不然,你就一定是個偽成長或者偽價值,光說不練。我完全不認同這種想法,因為怕被誤解,所以我從來不愿意給自己貼上一個標簽。 ...

優秀投資的核心要素是什么

股神巴菲特對投資機會的選擇非常嚴苛,在他看來,對待重要的投資機會應該像棒球明星Ted Williams在《打擊的科學》中強調的那樣,只有當球滑進最理想的區域再去揮棒擊打,才能獲得較為良好的打擊率,如果勉強去擊打,位置不佳的球,打擊率只會驟然下降。 換句話說,耐心等待好機會出現,然后發力一擊,才是通往名人堂的大道。那些不管青紅皂白,胡亂揮棒的打擊者,只會迎來一個完全不同的命運(1997年信)。 可見良好的投資機會并不容易獲取,有時甚至要枯燥乏味的等待好幾年,實際上近十幾年來由于市場變得比過去更加有效,良好的投資機會在市場中浮現的次數比以前稀少了很多。 好在巴菲 ...

為什么99%的價值投資者最后都會死去?

▌一、世上最危險的運動 攀登珠峰是當今世界最危險的運動之一。 從1896開始,陸續有1584名登山運動者相繼登珠峰,結果有395位中外探險者遇難,還有些不知名的運動員也有遇難,死亡率高達14.8%左右。 為何如此高的死亡率? 兩個原因: 1、攀登珠峰,看似簡單,并不難:珠峰永遠都在那里,無論晝夜晨昏。當你在珠峰大本營宿營的時候,你會發現珠峰幾乎觸手可及。 2、珠峰的攀登路上有無數的“坑”:可能是一塊松動的巖石,可能是一道窄窄的冰裂縫,可能是一場意外的雪崩,也可能是同伴一次最微小的失誤引致的滑墜…… 這些可能讓你送掉性命。 ...

與時間先生做個游戲

過去的兩年多,我在企業經營和管理道路的摸索中,逐漸地形成了一些思維習慣。比如緊急-重要(Priority-Important)二維四象的工作排序,其本質是對效率的專注。而效率作為一個邊際成本對邊際收益比的變量,也可以對應私募證券基金對夏普比率(Sharpe Ratio,單位風險的超額收益回報率)的追求。順便提一句,過去50年,巴菲特的夏普比大概是1.4。什么概念呢?同期的道瓊斯指數大概是0.4。  觸類旁通,我越來越傾向于把各種紛繁事務的核心抽離出來,并與其它領域對比,意圖尋求共性,尋找應用更廣、更為普世的真理和根基。很多復雜的概念都可以簡化再簡化,追溯再追溯,直到最核心 ...

投資中我們為何甘愿又”蠢”又”餓”?

這確實是一種很“蠢”的投資方法,需要持續投入大量的精力進行產業學習和公司研究,尤其在信息過載的今天,說它是苦活累活并不為過;其次,這種日復一日的學習和研究,如果沒有對事物真相求知欲的“饑餓”,沒有對投資發自內心的熱愛,是不可能長期堅持下來的。因此,選擇這種投資方式的人,都是甘愿又“蠢”又“餓”的人,也正因如此,在這個細分領域我們常常可以見到這種驚悚的場面:已經比你優秀太多的人,卻每天都在比你更努力。 只有懂得股市的危險,我們才能在其中長期生存 從進化論的視角來看,人的誕生源自進化的偶然,而人的生存則要歸功于對危險的本能恐懼。換言之,只有懂得自然世界的危 ...

關閉
20191222开奖江苏7位数